痛心!临海一教师猝死,倒在了办公室……

2020-11-16 08:24| 发布者: 在线快报| 查看: 846| 评论: 0|来自: 台州晚报

摘要: 11月14日下午,站在记者面前的杨敏芳,一脸憔悴。她说自己这几天走路做事,感觉不像踩在地上,像踩在棉花堆里。恍恍惚惚,像在梦游。“真希望一切只是一场噩梦,醒来后什么都没有发生!”杨敏芳是一名中学老师,教英 ...
11月14日下午,站在记者面前的杨敏芳,一脸憔悴。她说自己这几天走路做事,感觉不像踩在地上,像踩在棉花堆里。恍恍惚惚,像在梦游。
“真希望一切只是一场噩梦,醒来后什么都没有发生!”

杨敏芳是一名中学老师,教英语。丈夫金龙敏,是临海大田中学一名教龄32年的数学老师。

同为中学老师,夫妻俩很忙很忙。出生于1967年的金龙敏,今年54岁,再过几年就可以退休了。夫妻俩约定,现在好好教书育人,退休了好好玩。金龙敏对杨敏芳说过,“我们到英国好好玩一圈。”

只是这一天,杨敏芳等不到了。一向守信的丈夫,这个承诺兑现不了了,永远。

这个学生眼中的“开心果”,同事嘴里的“小包车”,开朗乐观健康阳光的数学老师,倒在办公室。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1月10日,2020年秋天。


1

54岁的他,在办公室倒下了


11月10日,原本是一个寻常的日子。

杨敏芳是被一阵紧一阵的手机闹铃弄醒的,身边的金龙敏开始收拾起床,那时是6点13分。

共同生活那么久,她了解丈夫的习惯,平时都是6点半的闹铃。

深秋的被窝,多让人留恋呀。杨敏芳嘟囔了一句:“起这么早干嘛?”金龙敏回了一句“上午有四节课,早点过去做准备。”

杨敏芳没有想到,这是自己跟丈夫最后一次见面,寻常到没有好好说一声“再见”。

有做梦一样感觉的,不仅仅是杨敏芳,还有金龙敏的同事。周仁和金龙敏坐同一个办公室,“金老师走得实在太突然,到现在都跟做梦一样。”

在周仁记忆里,金龙敏这一天和寻常的日子没什么区别,一定要说特别,是稍微忙碌了些。


金龙敏是教高三数学的,两个班,高三(19)班,高三(20)班。这天上午他有四节课,一个班级两节。

金龙敏是出了名的大嗓门,和往常一样,他上课的声音,对面楼里都能听到。金龙敏也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,喜欢讲个笑话小段子逗大家开心,也和往常一样,课堂上不时响起他和学生们的笑声。

中午12点40分到下午1点20分,午自修时间,金龙敏在两个教室转,看看学生有什么不懂要问的,他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。下午,他参加了高三年级数学组备课会议。

会议结束后,金龙敏回到办公室。下午3点左右,正在埋头备课的周仁,突然被“砰”一声惊动,抬头一看,斜对面的金龙敏从座位上溜到了地上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2

噩耗传来,男学生躲在厕所里哭


周仁喊了两声没反应,感觉到不对劲,他马上跑了过去。听到声响,另一个同事叶剑辉也跑了过来。

两人对着地上的金龙敏,又是喊,又是拍,但是没一点动静。

两人随即联手将金龙敏翻身,发现他双眼紧闭,脸上没有正常人的红润,青中透着灰。

预感事情不妙,一个打电话给校医和120,一个拼命掐金龙敏人中。

很快,校医跑步过来了,立刻进行紧急抢救。校领导随即赶了过来,得到消息的学校其他老师,纷纷赶来,围在金龙敏旁边。

“120让我们提前打开校门,做好引导工作。”叶剑辉跑到校门口安排,救护车很快呼啸而至。

下午3点45分,金龙敏被送到台州医院急救室。

得到消息的杨敏芳,也很快赶到医院,和老师们在急救室门口焦急地等着。

2个多小时的等待,等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,人还是没救回来。

医生写下的死亡原因,猝死。

“太可惜,太揪心了。”周仁说,那天晚上,医院里很多老师哭了,大家都没睡着,不愿相信这是真的。

哭泣的,还有金龙敏的学生。

“这两天同学们说起金老师,会忍不住哭。”高三(20)班的金同学说。


高三(19)班和高三(20)班两个班是选考多种组合的综合班,男同学多,不少学生比较调皮。

在同学们眼里,金老师就像“开心果”,非常幽默,和学生没有距离感。金同学说,上课时,金老师会讲笑话,会分享故事和经历。

金同学印象最深的,是金老师说自己高中时没有好好学习,直到高考前几个月才意识到,开始发奋,然后考上了师范。如果能早点发奋,可以考得更好,“他以此来勉励同学们加油。”

金同学的数学成绩不怎么好,“简单的题目,不会做,去请教金老师,都有点难为情,但他总是很耐心给我讲解,直到我会做了。”

小张同学,是高三(19)班的学生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是比较调皮的几个学生之一。张同学说,疫情期间大家在家上网课,自己很多问题弄不明白,回到学校后,去请教金老师,“那天夜自修后,他又是写,又是画,足足给我讲了快两个小时。”

张同学说女同学在教室里哭,自己不好意思,躲厕所里哭,“我们好几个男同学,在厕所里哭。”


3

同事眼里,他是马力十足的“小包车”


“人缘很好,很负责。”采访中,不少老师这么形容金龙敏。

同属于数学教研组,陈相齐和金龙敏同事十多年。“我们住同一个小区,经常碰到,这几天脑海里经常浮现一起聊天的情景。”陈相齐说,大家都称呼金龙敏为“小包车”(临海方言,意思为小汽车)。


之所以叫“小包车”,一方面是因为跑步快,金龙敏上大学时,参加校运会,100米跑出了11.4秒,1500米也跑出好成绩;另一方面是因为体能好,说话有激情,做事干脆利落得很。

叶剑辉说,他刚到学校时,金龙敏像老大哥一样指导他,“他性格开朗,有他活跃气氛,办公室非常热闹。这几天,大家都感觉办公室冷清了不少,没有生气了。”

“性格非常好,把学生看得很重,这么多年,都没请过假。”老师王志顺说,排课时,早来晚走的课,金老师从没怨言。


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学生返校时,因为家长不能进校,金老师跑来跑去帮着学生扛行李;和同事出去玩时,金老师帮大家提包看包。父亲生病住院,他怕学校课程落下,都没有请假。

在大家眼里,金龙敏就像马力十足的“小包车”,充满激情的向前奔驰,没想到会突然熄火停滞了。

4

遗憾的是,找不到一张一家人的合影


一直以为这辆“小包车”,会带着自己到人生终点。“早上还好好的,下午人就不行了……”这几天杨敏芳一遍遍念叨着,一次次泪流满面。

杨敏芳是临海东塍中学的英语老师,因为两人都要夜自修值班,头一天晚上,两人就住在东塍中学宿舍,丈夫到家差不多是10点半。“本来他睡觉前都要看一会教科书,那天晚上他说自己有点不舒服,洗洗就睡了,我还跟他说,不舒服明天去医院检查下,他说周末再说吧。”

第二天下午3点12分许,杨敏芳接到了学校电话,说金老师昏倒了,让她赶紧去医院。以前杨敏芳也昏倒过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,“一路上,那边不停打电话,反复问到哪了,我才觉得不对劲……”

杨敏芳说,丈夫的身体一直不错,平日里连感冒都很少。身体好,为人也好,工作责任心很强。家里的书房、床头,堆满了他购买的教材等书籍,“每年都买,他说每年都要更新。”

去年清明节期间,父亲咳嗽厉害,去医院检查发现病情严重,住院期间金龙敏都坚持上班没请假,“下班后,再赶去台州医院陪护。去上海看病住院,都是让兄弟陪着,到了周末他再赶过去。”杨敏芳说。

“要是爸爸能活过来,我不会再嫌他说教了。”女儿金梦娅和金龙敏的聊天记录,定格在了10月20日,那是她生日的第二天。


已经在上海工作的金梦娅,11月10日当夜赶回了临海。

这几天,杨敏芳将丈夫手机里存的照片、视频等保存到自己手机里,有空就翻出来看,“这样感觉他还在身边一样。”让她遗憾的是,一家人连张合影都没找到,“以前根本没想到要好好拍一张!”

在杨敏芳心里,金龙敏一直都在,吃饭了习惯喊一声“龙敏,吃饭了!”睡觉了,还会说“龙敏,睡觉了!”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热文推荐

民生热点

网友爆料

社区热帖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